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时空收割者 > 020:我若想得天下,易如反掌观纹 下

020:我若想得天下,易如反掌观纹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是夜,四艘挂着宋阀旗帜的大船沿着运河一路向西而去。

    刘健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还是睡不着。

    果然身体太好,精神太过健旺并不全是好事。在这个大家都已经休息了的时候,刘健却只能躺在床上无聊的数绵羊。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入刘健的耳朵,就在刘健门外不远处。这脚步声轻若微尘落地,来人的呼吸也是若有若无,如果不是刘健的龙象般若功修炼到了十二重的境界,耳聪目明甚至到了秋风未动我先觉的境界是决然难以发现这轻微至极的脚步声。

    在这艘东溟号上,轻功能够好到这种程度的人极少,准确的说应该只有一人。

    柳菁会一点儿武艺,但是武功不高。宋鲁武功不错且内功修为深厚,但是从他的身形不难看出他应该并不擅长轻身之术,所以不可能是他。宋师道的武功就更差一些了,宋鲁都办不到的事情他更加不可能办到。

    更何况,纵然来人全力隐蔽自己的声响,但是她自然散发出来的杀气却是如此浓烈,显然杀心已定要除自己而后快了。

    傅君婥吗?

    想起离开之前,傅君婥那个满含杀气的隐秘眼神,刘健基本上判断出了这个时候来到自己房门之外的人是谁。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邪笑。

    “反正无聊,那就让我好好玩一玩得了。”

    想到这里,刘健开口道:“可是傅姑娘来了?”

    伴随着刘健的声音传出,外面的脚步声为之一顿,就连呼吸都停滞了一瞬间。

    刘健随即又道:“既然来了何必在门外徘徊,进来喝口茶吧。”

    刹那间,大门洞开。只见傅君婥一身月白武士服,罩在头上的重纱这个时候已经取下,露出一张美绝的脸蛋,此时月光恰巧照耀下来,刘健只觉得此时月光之下的傅君婥当真如谪尘仙子一般。美艳动人。

    想要!

    想要得到她!

    想要把她据为己有!

    她注定了是我的东西!

    无限的贪求瞬间从刘健的脑海深处冲击了出来,身体本能原始的冲动要让刘健立刻想尽一切办法把眼前的绝色女人变成自己的东西。那种由起源本能而来的性冲动强烈的鼓动着刘家现在立刻冲上前去将傅君婥压在身下肆意征伐。

    “傅姑娘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贵干?”刘健眼神之中惊艳贪求的神色一闪而过,却很快正色了起来。向着傅君婥问道。

    虽然起源的冲动是如此的真实和强烈,但是刘健并没有因此而失去理智。诚如美狄亚所言,在衔尾蛇的守护之下渡过最初的起源觉醒冲动之后,起源对刘健的影响已经从铺天盖地淹没一切的海啸变成了不断滴落的降雨,影响虽然存在。但是不可能将刘健的个性就此淹没,自然也不可能用冲动摧毁刘健的理智。

    他现在当然仍然想要得到傅君婥,但是却不会被起源的冲动挟裹而蛮干起来。

    最好最好,是让傅君婥心甘情愿对自己献身。

    从系统商店那里买来的魔貌真是一个方便的能力啊,虽然说这魔貌对于心存抵抗偏见恶感的女人效果很差,毕竟原本迪卢木多爱的黑痣的固有能力不过是c级别,由此而来的魔貌等级也不会太高。

    但是,他只需要在傅君婥的心灵防御上制造出一道空隙。

    很小的一道空隙就足够了,只要那道空隙被打开,魔貌的力量就会趁虚而入打上印记而后将那一丁点的好感逐渐的不断的放大。最终将那一丁点儿的好感变成至死不渝的爱恋。

    刘健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东溟号上抱着单美仙的时候所发下的誓言了,终究男人始终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一旦精虫上脑曾经说过的话全部都能忘掉,更何况刘健还有着贪求的起源,无论对任何东西金钱、权利、美色以及无数种享受的贪欲都要远远的超过一般人。

    所以,那样的誓言忘掉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傅君婥俏脸含霜的走进刘健屋内,一只如玉般的素手紧紧的握住剑柄,那双好似星星一般善良的眼睛含着浓烈的杀气死盯着刘健。

    刘健歪歪头,看着这冷的犹如一块冰一般的傅君婥,嘴角含笑的问道:“姑娘想杀我?”

    “不错。”傅君婥点了点头道。声音动听却满是寒意,与此同时傅君婥身上杀气更加浓烈。

    “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你不是知晓天下大事小事吗?”傅君婥覆满寒霜的俏丽面庞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神色:“为何不猜一猜我为何要杀你?”

    “大致能猜到一点。”刘健点了点头:“姑娘是见我见识超凡,觉得我这样的人若是能在中原崛起或者在将来受到将来的中原皇帝的重用,必然会对高丽产生威胁是吗?”

    “既然知道原由。”傅君婥深吸一口气。纤纤素手用力,呛然一声腰间宝剑就被傅君婥拔出:“那你死也可以瞑目了。”

    “这可不行呢。”刘健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但是如果我就这么死在傅姑娘的手下实在是太过冤枉了,因为姑娘实在是枉杀了好人了。而且,我有两个理由,可以说服傅姑娘不杀我。”

    被刘健这么一说。傅君婥也有所犹豫,有心一剑将这个汉人杀了,免得他将来为高丽带来灾劫,但是想到刘健今天侃侃而谈的那些,却又忍不住想要听听这个人究竟有什么高见。

    “好,你说。”傅君婥说了这一句忽又接着道:“等你说完了我再杀你,想必你就该死而无怨了。”

    “哈哈。”见傅君婥这副好像吃定了自己的模样,刘健忍不住又笑了起来。说实话这种扮猪吃虎的感觉真的挺不错的,尤其是对面还是一只母老虎的时候,那就更加的享受了。

    刘健轻笑着,一直笑道傅君婥的脸色仿佛冻结了一般,这才施施然的道:“第一,就是我先前说了的。无论是谁统一天下坐上中原皇帝的宝座并料理好了内部纷争,北征高丽和突厥都是必然的事情。突厥和高丽的存在对于中原来说就是如芒刺在背又或者如鲠在喉,不灭如何能够安心?突厥强大。且作另说。高丽弱小不能自持,除非中原始终保持战乱,高丽才能有喘息之机。中原一旦一统,高丽偏狭之地又能挡得住谁呢?”

    刘健笑呵呵的说着。仿佛傅君婥手中的长剑是不存在的一般:“所以姑娘你杀不杀我完全没有意义啊。”

    虽然面上不为所动,但是傅君婥心中却有一点被刘健说服的感觉,或许确实如这人所说,即便杀了他,将来无论是谁坐上皇位。都必然要对高丽动手。但是即便如此,傅君婥仍然不想就此放过刘健。在她看来,刘健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危险了,这么一个人活着,对于高丽而言绝对不是好事情:“第二呢?”

    “第二嘛……”刘健邪邪一笑,却是故意油嘴滑舌的道:“我这般英俊神武,傅姑娘杀了我,不怕午夜梦回的时候暗暗懊悔,失了一个如意郎君吗?”

    “你这是自寻死路!”傅君婥冷哼一声,手中长剑递出。就要结果了这个汉人的性命,为将来的高丽去一大敌。

    就在这时大船忽地缓慢下来,岸旁隐隐传来急剧的啼声。

    傅君婥的脸色突然一变,只听宇文化及雄浑的声音由右方江岸传过来道:“不知是宋阀那位高人在船队主持,请靠岸停船,让宇文化及上船问好。“

    “想不到宇文化及竟然这么快就追上来了。”傅君婥心中暗暗气恼,狠狠看了刘健一眼,这人虽然是未来大敌,但是眼前大敌宇文化及却已经近在咫尺。她又不知刘健的武功深浅,若是此刻与刘健纠缠。徒耗了许多真气,只怕宇文化及找上门来的时候自己便要无力抵挡了。

    “算你今日运气好,我便饶你一条狗命!”

    说罢,傅君婥急急冲出了刘健的房间。

    “哎呀呀。宇文化及啊。”刘健从床上下来穿上鞋子口中自言自语道:“本来不打算理会你,但是你今天跑出来搅了我的好事,却是让我不得不狠狠教训你一顿好让你明白,当电灯泡是没有前途的。”

    此时四艘巨舶反往左岸靠去,显是害怕宇文化及飞身上船,又或以箭矢远袭。

    宋鲁的笑声在船首处冲天而起道:“宇文大人别来无恙。宋鲁有礼了。”

    宇文化及边策马沿岸追船,边笑应道:“原来是以一把银须配一把银龙拐的宋兄,那事情就好办了,请宋兄先把船队靠岸,兄弟才细告详情。”

    宋鲁笑道,“宇文兄太抬举小弟了。换了宇文大人设身处地,变成小弟,忽然见京师高手漏夜蜂拥追至,沿江叫停,而小弟船上又装满财货,为安全计,怎也该先把宇文大人来意问个清楚明白吧!“

    宇文化及并非莽夫反而城府极深,闻言丝毫未曾动气反而欣然笑道:“这个容易,本官今趟是奉有圣命,到来追捕两名钦犯,据闻四公子曾在丹阳酒楼为其中一名钦犯结账后来更邀之乘船,而另一名钦犯却是宋兄亲自邀请上船的,不知是否真有其事呢?”

    宋鲁想也不想答道:“这当然是有人凭空捏造了,请宇文大人回去通知圣上,说我宋鲁若见到这两名钦犯,定必擒拿归案,押送京师。夜了!宋某人要返舱睡觉了。”

    宋鲁当然不可能交出宇文化及所谓的钦犯。刘健,宋鲁对他有心结交,想要将他引入宋阀还来不及呢,如何可能交给宇文化及?傅君婥,虽然是高丽人而且还是弈剑大师傅采林的弟子,但是宋鲁也看的出来宋师道对这个女人极有好感,若是自己就这样交出去,只怕日后要被宋师道恨上一辈子。

    就算是不考虑这些问题,若是宇文化及说了一声宋鲁就要交人,那宋阀在江湖上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再者说了……这么多年宋阀名为臣服实则割据一方,保下来的隋朝钦犯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个。

    两个钦犯而已,对宋阀而言是问题吗?

    宇文化及仰天长笑道:“宋兄快人快语,如此小弟再不隐瞒。今日宋兄虽然得了一时的痛快,恐怕日后却是后患无穷啊。况且本官可以借此把一切罪责都推在你宋阀身上,圣上龙心震怒时。恐怕宋兄你们亦不大好受啊。”

    宇文化及的威胁,宋鲁听在耳朵里,却是不屑一顾。

    如今这状况,杨广那昏君都快要自身难保了。哪里还有心思理会宋阀?

    “宇文大人总爱夸张其词,却忘了嘴巴也长在别人脸上,听到大人这样委祸敝家,江湖上自有另一番说词,宇文兄的思虑似乎有欠周密了。”

    宇文化及似乎听得仿佛极为开心。放声大笑了起来,直笑的喘气失声才道:“既是如此,那本官就不那么急着回京了,只好到前面的鬼啼峡耐心静候宋兄大驾,那处河道较窄,说起话来总方便点,不用我们两兄弟叫得这么力竭声嘶了。”

    这个时候傅君婥、宋师道、刘健等都已经到了甲板上。傅君婥听到宇文化及所说之话,脸色骤变当即道:“我傅君婥巳受够汉人之恩再不可连累他人,这就离开!”

    说罢,不待其他人反应。傅君婥正要运起轻功向着左岸边飞去,却听的刘健一声:“傅姑娘稍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