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时空收割者 > 034:战争的终末

034:战争的终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伴随着锋刃捅入肉体的声音,在柳洞寺的山道上响彻了两个小时的枪鸣剑响之声消散在夜晚喧嚣的风中。

    鲜血滴落,将柳洞寺山体的土地染成一片猩红。

    猩红的长枪,破魔的红蔷薇从手中跌落,必灭的黄蔷薇那能够带来无法治愈伤害的枪尖此刻也颓废的低垂。

    闪烁着黄金光辉的誓约胜利之剑,再一次为自己的主人带来了胜利,穿入枪兵的胸膛,伴随着不断沿着剑刃滴落的鲜血,迅速而残酷的带走枪兵的生命。

    “看来……我只能到此为止了呢。”鲜血从嘴角溢出,为迪卢木多那俊美的面庞增添了几分凄美的风采。但是迪卢木多的脸上没有丝毫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的恐惧,反而是满满的满足和淡淡的失落。

    是啊,应该满足了。

    如此贯彻了骑士道的一战,即便是作为败北身死的一方,也正应该毫无怨言才是。唯一的失落,也只是自己这一次仍旧未能贯彻自己的忠义,为自己宣誓效忠的主人献上胜利的圣杯这一点而已。

    但是,即便是战败。迪卢木多实际上也并不多么的失望。即便不能亲手向着宣誓效忠的主人奉上胜利和忠义,但是为了这胜利和忠义,在这么一场充满了骑士道义的战斗之中力竭而亡,死在骑士道之剑下,对于迪卢木多这个人来说,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吗?

    这一次,再也不用和宣誓效忠的主人刀剑相向了。

    这一次,可以为了主人而献上这一条不值一提的虚假生命。

    这一次,名为迪卢木多·奥迪那的菲奥娜骑士团骑士,终于不再是一个叛徒。这样,不是很好吗?

    是啊,这样就足够了。

    “感谢你,saber,我迪卢木多万分感激,你那骑士道的剑上没有任何一点的污秽。能死在这样的剑下,是我迪卢木多奥迪那光荣的终结。”用最后的力气,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必灭的黄蔷薇杵在地上。撑住已经无力站稳的双腿。迪卢木多·奥迪那的脸上满是孩子一般满足的笑容:“阿尔托莉雅。不……亚瑟王,你是值得追随的王者。就像我所说的那样,这一次降临能够碰上你,真是……太……好……了……”

    菲奥娜骑士团首屈一指的骑士迪卢木多最后的声音消散在柳洞寺的山风之间,一同消散的还有英灵laner的身体。此时此刻他的灵魂已然被小圣杯吸收。

    “恭喜你laner,这次终于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心愿。”轻轻的挥动手中的黄金之剑,从刘健那里知晓了迪卢木多原本悲惨命运的阿尔托莉雅,除了越发的厌憎自己的原master卫宫切嗣之外,也为心满意足而消散的枪兵献上了由衷的祝福:“愿你在英灵殿的灵魂可以就此安息,迪卢木多·奥迪那。”

    “saber?”

    听到虚空之中传来的美狄亚的声音,阿尔托莉雅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随即道:“什么事caster?”

    “没什么,刚刚接收到了一个sevant的灵魂,所以想看看是不是你死了。”即便现如今已经是同一条船上的盟友。更甚之是同一张床上的盟友。但是面对阿尔托莉雅时,美狄亚话语之中赤裸裸的恶意却没有哪怕一定一点儿的降低迹象。

    “是laner的灵魂,怎么了美狄亚,我没有死让你很失望吗?”

    “嗯,确实呢。”

    “哼!”

    “好了闲话休提了saber,既然已经解决了laner的话那就抓紧时间回来守护小圣杯吧。”虚空之中,美狄亚的声音果断的命令道:“我要立刻前往master的所在。”

    阿尔托莉雅皱了下眉:“健的状况如何了?”

    “目前所知的仍旧在和rider交战之中,已经两个小时了。虽然master的魔力反应一如既往,但是仍旧是叫人放心不下。”

    “我知道了,现在立刻返回柳洞寺守护。还有caster!”

    “嗯?”

    “如果有重要情况的话。立刻用令咒召唤我。”

    “不用你说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的,那么就分头行动吧。”

    刘健此时确实陷入了和伊斯坎达尔的苦战之中。

    在所有的sevant之中,以rider的职介降临的伊斯坎达尔虽然身形高大体魄健壮的不比五战之中的狂战士赫拉克勒斯差多少,但是却并非是以肉搏战称雄的英灵。

    要说原因的话。大约是因为在历史的记载之中伊斯坎达尔就是王者而非猛将,相比于个人的勇武,伊斯坎达尔明显应该更擅长军略以及谋略。

    但是此时此刻的伊斯坎达尔明显不同!

    全身包裹在电光之中的伊斯坎达尔和刘健激烈的交锋着,塞浦路特之剑每一次挥出都会放出一道乃至一片的雷霆以超凡的速度轰向刘健。

    方天画戟挥舞,劈开雷电,但是那电光却顺着金属的画杆攀援而上。从方天画戟上不断传递的电流让刘健的身体产生剧烈的麻痹。

    “得手了!”伊斯坎达尔怒吼一声,猛地大踏步向前,高举着手中的塞浦路特之剑斩向因为闪电的麻痹而动弹不得的刘健。

    “想得美!”同样是一声怒吼,体内的真气疯狂运转,转瞬之间驱散了传达全身的麻痹感,戟尖上挑,架开伊斯坎达尔手中长剑的同时,画戟小枝一转,冷血的锋芒划向伊斯坎达尔的脖颈。

    没有选择后退,没有选择蹲下,伊斯坎达尔在身体失衡的情况下更加向前,脑袋向右猛地一偏,同时微微压低身体,企图避开画戟小枝的攻击。同时手中的塞浦路特之剑毫不留情的砍向刘健。

    从各自的身侧穿过,伊斯坎达尔和刘健几乎不分先后的转过身来,方天画戟和塞浦路特之剑同时挥出,两杆堪称神兵的宝具在交汇的刹那发出如同爆炸似的争鸣声。两人借着这股力量各自退开,戒备着,小心的观察着自己的对手。

    征服王的脸上多了一道伤口。从左脸的嘴角一直蔓延到耳后根,几乎斜着将伊斯坎达尔的半张脸给划开,鲜血像是迸发的喷泉一般向外狂涌。

    刘健的状况并不比伊斯坎达尔好多少,在画戟小枝划开伊斯坎达尔的脸颊的同时。他的右肩也被征服王手中的塞浦路特之剑狠狠的砍中,护身的盔甲被宝具长剑所劈开,在刘健的左边肩膀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伤口,若非有着金钟罩护身,可能征服王的这一剑就要将他的肩膀彻底斩开。斩断他的左臂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