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时空收割者 > 010:计划的第一步

010:计划的第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要解决吉尔伽美什,正面冲突无疑是愚蠢的行为。aster远坂时臣却有太多太多的弱点可以利用要让远坂时臣彻底的放弃吉尔伽美什。放弃圣杯战争的胜利需要给他施加绝大的压力,这样就需要合适的筹码。三步三步之内,解决吉尔伽美什”

    狂战士退场之后的第二天。

    “小樱,雁夜已经死了,这次的圣杯战争我们间桐家已经失败了。所以今天晚上,你就再回到虫巢里吧。”间桐家的大宅,这早在两次世界大战开始之前便在极东之地建立起来的魔术师的宅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魔鬼的洞窟毫无区别。因为这里的主人,毫无疑问是一个魔鬼。

    虽然从户籍上来看是间桐雁夜间桐鹤的父亲,看起来只是一个佝偻的猥琐的光头身着群青色与深灰色搭配的和服。手拿木头拐杖,浑身散发诡异腐臭气息的老人。但是实际上在六代之前就已经是间桐家的初代家祖,其名为马里奇佐尔根。

    本来的早就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腐朽了,现在的间桐脏砚只不过是一个将自己的灵魂寄托在名为脑虫的容器里。苟延残喘的怪物罢了。

    “嗯,我知道了,爷爷。”像人偶一样空虚昏暗的目光,那双眼睛里喜怒哀乐的感情早已随着日复一日的折磨和痛苦消失了。就算是被告知曾经让自己十分喜欢的那个叫做间桐雁夜的男人死去了,间桐樱的心里也没有产生任何的波动。

    因为她的心不可以产生任何的波动,如果她的心有任何的波动的话,间桐樱明白那个让她称作爷爷的怪物会在瞬间兴奋起来。然后用更严酷百倍的方式折磨自己,好从自己的身上获取最大的愉悦感。

    他人的痛苦能让自己感觉到愉悦,给他人制造痛苦更是令自己感受到无上的欣喜。

    这就是马里奇佐尔根,现在名为间桐脏砚的怪物的生存方式。

    如人本身一样腐朽的手杖轻轻的点在地上,在打开地下室虫穴的大门的瞬间,那张仿佛永远阴沉的可恶老脸瞬间变换了颜色:“老朽的虫子”

    原本应该充斥着黑暗和悉悉索索的古怪声音并传出如同腐朽一般恶臭的虫巢,此刻正在不断的发出更加剧烈的恶臭。魔性的火焰在整个虫巢里蔓延燃烧,虫子的身体在高温和魔力的烘烤之下爆裂开来的声音和垂死的惨嚎仿佛木头燃烧一样。

    “呦老家伙,我可是等了你好久了。”在蔓延的火焰之中,高大而狰狞的人影从火焰之中缓缓步出。

    刘健就这样站在火焰之中,美狄亚这些天来所收集到的魔力以火焰的大魔术的形式施展开来,在整个虫巢里蔓延,轻易的毁掉了聚集在这个虫巢里间桐脏砚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年的心血用力多少的温床才培育出来的虫苗尽数燃烧殆尽。但是因为从丹妮莉丝那里得到的名为不焚者的天赋技能却完美的在火焰之中保护了刘健的身体,高温和火焰都无法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即便是充满了魔力的火焰也是一样的。

    “是你,aster的监视,尤其重点监视的对象,正是saber阿尔托莉雅的ster卫宫切嗣。

    伪装成一般人的刘健悄悄的接触了卫宫切嗣,却没有展开袭击,而是仗着自己高人一等的身手和动作,顺利的从卫宫切嗣放置自己魔术礼装和各种道具的小旅馆之中摸走了其中一半的起源弹。

    起源弹是魔术师卫宫切嗣最强的魔术武装,同时也是魔术师杀手卫宫切嗣针对魔术师的最强武装。起源弹在击中目标的瞬间会将卫宫切嗣的起源在目标的身上具现化,尤其是针对对方的魔术回路,会产生切而嗣的特殊效果,将目标动用的魔术回路全部切断而后胡乱的连接在一起,针对魔术师而言可以说是击中就会必杀的杀招。

    刘健窃取卫宫切嗣的起源弹的原因倒是很简单,他和卫宫切嗣一样能够使用自己起源的力量。不过现阶段刘健对于起源的运用仍然很粗糙,所以他想要从卫宫切嗣活用起源的起源弹上找找灵感,看能不能给自己那特殊的起源增添一些应用方式从而增大它的实用范畴。

    不过现在,将起源弹当成武器用在间桐脏砚这个老牌的魔术师身上,倒也起到了非同凡响的效果。

    刘健对这个老虫子的怨念可不是一点半点,在atezero里最让刘健厌憎的人除了这个老虫子之外不做第二人想。在这之前不干掉他更多的是因为自己没有合适的手段,谁知道这活了几百年的老虫子究竟有多少种隐藏手段。但是现在,既然得到了起源弹这种针对魔术师必杀的手段,那么不把这个人憎鬼厌的老虫子彻底干掉,刘健的念头实在是不能通达。

    并且与此同时,小樱确实是一张非常优秀的牌。

    针对arher,虽然自身已经获得了骑士不死于徒手这样极度针对吉尔佳美社王之财宝的宝具能力,但是对于吉尔伽美什那最强的宝具ea,刘健依然没有对付的办法。可以的话,刘健更加希望能够通过非战斗手段解决吉尔伽美什。

    而在以这个目标为前提,考虑到吉尔伽美什的ster远坂时臣的性格以及立场,间桐樱确实是必须要握在手中的一张牌。

    当然,这都是明面上的理由。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