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时空收割者 > 064:国王之子,国王之手 中

064:国王之子,国王之手 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奈德从房子里出来的时候,他的侍卫在门外等他。>_﹎8_w=ww.

    “老爷,您查出什么了吗?”奈德·史塔克上马时,杰克斯开口问。

    “有的。”奈德这样说了一声,随即闭口不言,他的心中充满了疑问。

    琼恩·艾林找国王的私生子做什么?到底什么事值得他连命都赔上?这件事情又牵扯到了什么人?还有最关键的,是谁杀了琼恩·艾琳?

    如果说以前对于琼恩·艾琳之死奈德·史塔克仅仅是有所怀疑罢了,毕竟一个身体健康甚至可以称之为强壮的人,突然之间就死了,死的这么迅这么突然,实在让人难以认为这里面没有任何隐藏的原因。但是现在,奈德·史塔克已经万分确信,琼恩·艾琳的死定然有着某种深刻隐藏的原因在内中。

    且不提奈德·史塔克心中纷乱的思绪,这个时候进入到房子里的刘健已经见到了铁匠铺的老板,武器大师托布·莫特,他穿着黑天鹅绒外套,袖子上用银线绣了铁锤的图案,颈项间则戴了条沉重的银链,上面那颗蓝宝石有鸽子蛋那么大。

    “我知道你想要一件合用的新盔甲好参加即将到来的相比武大会,但是年轻人,有件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我的要价是很高的。”托布·莫特面对刘健,就没有面对奈德·史塔克时的那种亲热和恭敬了,他坐在椅子上,没有招呼刘健坐下,而是摇晃着自己的手指,手指上的金戒指闪闪光:“不过一分价钱一分货,如果你出不了我满意的价钱,那我劝你还是下去,也许你能在那些铁匠那里找到些合用的旧货。”

    对于托布·莫特的倨傲刘健没有生气,玄武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几乎就要动手,但是刘健轻轻一摆手就拦住了他。被拦住的玄武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的站在刘健的身后。托布·莫特也完全没有现

    “钱不是问题。”刘健笑了笑。摘下了腰间的钱袋,彭的一声砸在了托布·莫特身旁的桌子上,放在高脚杯里的葡萄酒因此而荡漾了起来:“重要的是能让我满意。”

    托布·莫特提了提钱袋,作为一个老辣的商人他立刻就现了不对。

    这个小小的钱袋里装不下太多的钱币。顶多也就是十几枚而已。他本以为这应当是这个年轻人送上的订金。但是入手的重量却告诉他,这绝对不是银鹿应有的分量。

    托布·莫特赶忙抽开绳子,向里看了一眼,袋子里的金光刺的托布眼睛都有些疼了。

    “七神在上啊,全是金龙!”出一声低低的惊呼。托布·莫特站了起来,满脸都是笑容,一只手紧紧的攥着钱袋,另一只手赶忙上来招呼刘健:“来来来尊贵的客人,快点坐下来,爱法尔你还愣着干什么,不赶快给这位尊贵的客人倒酒?”

    招呼着刘健坐下,又让侍女倒上美酒,托布·莫特笑眯眯的冲着刘健道:“您来我这里可真是来对了,我敢跟您保证。七国上下再找不到手艺能跟我比的人。您若是不信,大可把君临每一家打铁铺都走过一遍,自己比较比较。其实打件盔甲,随便一个乡下铁匠都会。我打出来的是艺术品。雅﹏﹎文>>8﹍w-w`w=.·y-a`w-e`n`8-.·com您知道百花骑士吧,她整套的铠甲都是在我这里买的,许多真正识货的官家老爷也都是我这里的常客,更别提国王陛下的亲弟弟蓝礼大人了。不知您可曾见过蓝礼大人的新行头?就是那件绿甲和黄金鹿角盔。除了我,城里没有别的武器师傅能做出那么深的绿色,因为我小时候在科霍尔当学徒时学会了将颜色渗进精钢里的秘诀,相较之下。涂漆或上釉根本只是小孩子把戏。”

    “那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刘健笑眯眯的道:“实际上我自己设计了一套盔甲,但是我很担心一般的工匠没有办法完成,更没有办法达到我的要求。”

    托布·莫特立刻将胸膛拍的砰砰作响,表示无论什么样的盔甲他都能够完成。

    刘健紧跟着提出想要在托布·莫特的铁匠铺里参观一下。看看铁匠的手艺。

    托布·莫特选择了同意。

    他领着刘健走出后门,穿越一个狭长的庭院,进入宽敞的石砌谷仓,铁匠铺的实际工作就是在这里进行。托布·莫特刚开门,一股热气便向外喷涌而出,每个角落都有一座熊熊燃烧的锻炉。空气里充溢着烟硝和硫磺的臭味。

    铁匠工头抬头瞄了一眼,只来得及抹抹额际汗珠,便又继续挥舞铁锤和钳子,打着赤膊的学徒则努力鼓动风炉。

    刘健在铁匠铺里逛了一圈,很快就现了自己的目标。那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人,他的身形以他的年纪来说已经十分高大,大概一米八的样子。此刻他蹲在火炉旁,全力的拉扯着风箱,汗水顺着他的脸颊和胸膛流淌下来,在火光下闪闪光。两臂、胸膛、背部都是结实的肌肉。不出意外,未来他会长的更加高大和壮实,就像他的父亲一样,当劳勃·拜拉席恩穿上盔甲戴上鹿角盔的时候,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人。

    就习武来说,这个少年这样一幅身体天然就是练外家功夫的好料子,有这种身体,只要脑子不太差,修炼起金钟罩和龙象般若功来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刘健特意来到这家铁匠铺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个詹德利,劳勃·拜拉席恩众多的私生子之一。在《冰与火之歌》之中屡次提到国王之血,尤其是红袍女,她的一些法术总是提出需要国王之血,刘健很有兴趣研究一下所谓的国王之血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他倒是略微有些想要收徒的意思。

    “那个小子叫什么名字。”佯作无知的,刘健向着托布·莫特问道。

    “他叫詹德利,他只是一个铁匠学徒而已。”托布·莫特看着刘健,眼神之中闪过几许警惕。

    “铁匠学徒?”刘健笑了笑:“以他的这个年纪,他非常的高大强壮。我倒是觉得他不应该做一个铁匠学徒在未来成为一个铁匠。他应该成为一个战士,一个骑士,在战场上建立自己的功勋。我能问问他吗,如果他愿意的话,我想要他做我的侍从。”

    “哦。这我可不能决定。”托布眼中警惕的神色稍微少了一些他转了转眼睛继而问道:“我还不知道客人是从哪里来的呢?”

    “哦,我从高庭来。﹎  _8  w·w·w-.-”

    “哦,高庭啊。”

    刘健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好像刚才提出想要收拢詹德利成为自己的骑士侍从仅仅是随口一说而已。说完了之后刘健就和托布·莫特一起离开了谷仓。同时手中抽出一张盔甲的设计图交给了托布·莫特。

    “怎么样,没问题吗?”

    “当然,如果”“只是客人,作为一个铸造大师,我必须要提醒你。您的盔甲设计的虽然漂亮。但是它并不实用。”

    “不实用?”

    “是的客人,它太重了。任何人穿上它都没有办法在马上做出动作,一旦你从马上摔下来,你甚至没有办法站起来。”

    “这不重要,你只需要按照我的要求做好就行了,其他的都是我的问题。”

    将自己的住处告诉了托布·莫特,刘健带着玄武离开了铁匠铺。

    出了铁匠铺不久,玄武就迫不及待的凑到刘健身边轻声问道:“王上,为什么不惩戒那人的无礼?”

    “嘛,现在我又不是国王。只是一个从高庭而来参加比武大会的流浪骑士而已。所以有什么打紧的呢?”刘健笑了笑轻声的道:“而且,你也不要再叫我王上了。嗯……就叫我爵士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