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时空收割者 > 046:法律

046:法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有记忆以来,从未曾有人问过丹妮莉丝的意见。

    自有记忆以来,她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别人安排好的,或者是哥哥,或者是伊利里欧总督,或者是威廉.戴利爵士,或者是流浪岁月之中所有的总督、大君、商界巨贾们,没有人在乎过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意见,他们总是自顾自的安排好一切,而她就是他们手中的扯线木偶,随着他们的心意翩翩起舞,一如这次的婚姻。

    哥哥只在乎将她卖给这个男人之后,他可以得到多少的军队,有没有机会回到七国夺回铁王座。伊利里欧或许有其他的的目的,但是显然总督也不在乎她的想法。长久以来,丹妮莉丝也适应了这种生活,对于旁人的安排,她或许会有情绪反应,她会高兴、会生气、会悲伤、会流泪,但是最终的最终,她终究只能接受一切安排。

    一如这次婚姻。

    而这一次,在现在,竟然有一个人问她的意见?

    这是从未曾有过的经历,以至于丹妮莉丝一时之间不知带该作何反应。

    “唔……嗯……”口中发出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声音,丹妮莉丝恐惧的望向哥哥韦赛里斯的方向,她很担心自己弄砸了,如果那样,哥哥韦赛里斯又要生气了,又要唤醒‘睡龙之怒’。

    而这个时候,韦赛里斯也正紧紧的盯着这边。

    这是当然的,作为这次宴会的主角儿,刘健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宴会上所有人的关注,不止是韦赛里斯,当刘健在丹妮莉丝的身前坐下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总督们,尽管他们口中仍然和身边的人谈论着最近的情势变化,潘托斯和泰洛西之间的领土纠纷,动乱的局势对于生意的影响,乃至于哪家添了一个小子。或者哪家添了一个姑娘,并商量着联姻扩大势力的可能性。但是他们的心和眼角的余光,却不约而同的移到了丹妮莉丝和刘健的身上。只不过与愚蠢的韦赛里斯不同,他们不会做任何有可能激怒这位强大卡奥的举动。所以虽然关注,却仍然只用眼角的余光一抹一抹的注视着,因而丹妮莉丝并未曾发现,她这里实质上已经成了整个宴会的目光中心。

    看到自己哥哥的眼睛,丹妮莉丝越发慌乱了起来。

    “不需要在乎他们的看法。”

    丹妮莉丝看到眼前的男人笑了起来。他笑的是如此温暖:“婚姻是你跟我之间的事情,除了你跟我之外,其他人都不能做决定。虽然……实际上也只是政治婚姻而已。”

    男人温和的目光和温暖的笑容让丹妮莉丝的心稳定了不少,她低着头,把一只手放在小母狗的脑袋上,感觉着它用它湿热的舌头舔着自己的手掌。

    “我……我不知道。”

    “是吗?”男人点了点头:“这样……也还好吧。”

    ‘这样……也还好吧?’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丹妮莉丝实在无法理解,但是她能够从男人的语气之中感受到他似乎有所苦恼,而造成这苦恼的原因正是因为她。

    所以丹妮莉丝愈发的慌乱了。

    “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呢?”男人好奇的问:“你做错了什么吗?”

    刘健看着慌乱、拘谨的丹妮莉丝,心中怜惜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出身高贵的小女孩儿并没有因为她身上流淌的皇家血脉而在出生之后享受很多的福利,这高贵的皇家血脉带给她的更多的是永无休止的担惊受怕,再加上她的哥哥,那个自以为自己是真龙,性格暴虐而又胆小如鼠的韦赛里斯.坦格利安的影响,终于养成了她内向自闭的个性。

    看电视剧的时候,刘健一直觉得丹妮莉丝的政治策略和军事策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实在是太过天真,会被鹰身女妖之子用恐怖袭击的方式弄到政权几乎倾覆,自身也陷入绝境的地步。完全是因为她的天真。

    但是现在想来,实话说以她现在这样的个性在不久的未来竟然能成长到那样的地步,已经算是十分难得了,可以称得上是天资卓越。

    刘健注意到丹妮莉丝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趴在她膝盖上的那只小狗儿。像是一只保护雏儿的老母鸡。

    想来,这没有任何伤害力的初生小狗,大约是她现在唯一能够放心拥抱的生命。

    “你给它起名字了吗?”

    “还没有。”

    “那你应该给它起一个名字了。”刘健笑着道:“看样子它可以陪伴你很长很长的时间,你需要给它一个名字才好。”

    “她”

    “什么?”

    “是她,不是它。”

    “哦,是个美丽的女士。这很好。那么能否告诉我这位美丽女士的名字呢,否则我可能彻夜难眠。”

    “柠檬。”这次丹妮莉丝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

    “柠檬?”刘健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很不错的名字。”

    “王子殿下,你看他们聊的多开心啊。”“相信我吧王子殿下,泰坦卡奥肯定会非常喜欢她的。”

    “我不在乎。”韦赛里斯眼神里燃着狂热,却露出不屑一顾的神色:“我只需要泰坦的军队,如果他的军队真像你所说的那样所向无敌。”

    “我想你保证王子殿下,只是你未必能拿到泰坦的军队。”前一句话,伊利里欧在韦赛里斯的耳边说出。后一句话,伊利里欧却埋在了自己的心里。

    自征服者伊耿在旧镇完成加冕以来已经接近三百年了,这三百年究竟诞生又灭亡了多少坦格利安,估计连坦格利安家族的自己人都弄不清楚。而历史能够记住的又有多少呢,不过寥寥几十个而已,历史记住的只有能登上龙背或者登上铁王座的坦格利安。至于其余的庸庸碌碌之辈,怜惜笔墨的历史记述者们甚至懒得在羊皮纸上记下他们的名字。

    韦赛里斯或许有机会在历史上留下自己浅薄的名字,但是伊利里欧非常清楚韦赛里斯绝对不会以七国之王、铁王座之主、维斯特罗的统治者的名义留下自己的名字,他能留下的名字,最好最好也不过是泰坦卡奥的王后,丹妮莉丝的兄长这一点而已。

    他的才能和他的性格,已经注定了他的未来。

    而伊利里欧要做的,不过是在这场晚宴之后。让历史顺应自己和那位泰坦卡奥的心意流传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