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时空收割者 > 038:卓戈之死

038:卓戈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场被人为的割裂,然后被人为的统一。∽↗∽↗,

    当溃败的多斯拉克骑兵被刘健驱赶着冲入那条西南方的小路时,刘健终于松了口气。

    他知道他的胜利已经是板上钉钉,除非这个世界的神明亲自出手,否则卓戈决然不可能再掀起任何风浪。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龙还没有出现的痕迹,神对这个世界的干涉力量弱的令人可怜。

    战争从清晨开始,在午后结束,短暂的不像是一场大型战争。

    奴隶、女人和贾卡朗开始清理战场上的尸体,被砍下头颅的尸体集中在一起进行火葬。折算是多斯拉克人少有的文明了,火葬可以有效的遏制细菌和病毒的传播,避免瘟疫蔓延的情况出现。

    刘健则直接回到了营地之中,坐在征服王的背上,刘健的眼神露出了少见的疲惫之色。

    今天一天,他杀了太多的人,死在自己手中的人命有多少他自己都数不清楚。尽管早就做好了杀人,而且是大量杀人的心理准备,但是战争结束之后刘剑南面的感觉到了疲惫还有一丝厌倦。

    “不,这是改造世界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既然决定要试着改造这个世界,那么不掀起杀戮怎么行,不流血怎么行,不将旧世界打碎怎么行只有在旧世界的废墟上,新的世界才能建立起来。

    没错,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刘健的脑子抽抽的,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这数不尽的中二思想就像潮汐一样涌了上来。

    但是他非常清楚一点,那就是自己现在的思想很危险。

    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一样,刘健觉得自己似乎开始把自己真的当成救世主了

    刘健确实想过要改造这个中世纪领土封建和奴隶制持续了一万年的不正常的世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救世主了。但是刘健很清楚要做救世主和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是完全两回事。从古至今。想做救世主的人成功的有,失败的有,半途而废腐朽堕落的更是数不胜数。

    但是把自己当成救世主的人。基本上都是些疯子。

    脑中不断浮现的思想非但没有让刘健有丝毫的认同,反而让刘健觉得恶寒。

    “恭喜夫君大获全胜。”得知刘健回归。程采薇立刻从营寨之中赶来迎接,只说了一句话,她就愣住了,因为她看到了坐在征服王上的刘健。

    黑色的铠甲上遍布着白色的伤痕,有的是条状,有的则是点状。条状的是亚拉克弯刀在这盔甲上留下的痕迹,点状的伤痕则来自多斯拉克人的双曲弓所射出的箭矢。裸露在盔甲之外的躯体同样布满了白痕,这些都是战争留在刘健身上的痕迹。不过这些痕迹在刘健的身上不会留存太久。随着新陈代谢的进行,这些白点白条很快就会从他的身上彻底消失,几天之后就再也不会从他的身上看到任何征战的痕迹,除了那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浴血气息之外。

    战争会最大限度的改变一个人,将一个人从一个正常的人,一个普通的人改造成一个不正常的人,一台嗜血的杀戮机器。

    对于程采薇而言,给她最大震撼的,是那一双眼睛。

    那一双无比陌生的眼睛。

    程采薇非常清楚,或许刘健自己并没有注意到。但是他真的有一双非常非常温柔的眼睛。在过往的日子里,这双眼睛有的时候会充满了宠溺,有的时候会带上许多得意。有的时候回冒出因为羞恼而升起的怒火,更有的时候回露出面对麻烦而无法解决时的烦躁。

    那是一双属于人的眼睛,属于一个平和之人的眼睛。

    但是现在,眼睛还是那副眼睛,但是程采薇能够察觉到刘健的眼神完全变了。过往的温柔、过往的宠溺、过往的得意、过往的羞怒,过往的烦躁好像梦幻泡影一般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浓的化不开的淡漠无情,和从这双淡漠的眸子里不时流露出的绝对的残酷

    “夫君”

    刘健从高大的征服王背上跳下,忽的伸手一把将程采薇拥入怀中。单手托起她的下巴,对着微张的殷桃小口痛吻而下。

    男人身上的血腥气息让程采薇非常难受。但是这一刻她却莫名的放下心来。刘健的反应让程采薇明白,刘健还是那个刘健。并没有因为杀戮而变成其他什么怪物。担忧、恐惧这一刻都消失了,程采薇激烈的用自己的丁香小舌回应着,回应着男人暴虐的发泄。

    “什么都不要说。”良久唇分,刘健这才喘着粗气道:“我现在不想其他的东西,只想要你。”

    “嗯”

    分割线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或许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更或许是杀人后确实是极为有效的压力缓解方式。

    总而言之战争的倦怠感没有在刘健身上停留多久,什么战争后遗症,创伤应激后遗症什么的在刘健身上更没有丝毫将要出现的意思,疯狂的一天一夜的胡天胡地之后,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的刘健再度恢复了平日里的精神奕奕。

    随意吃了点东西,刘健唤来了卡丽、艾戈和安卡罗。

    “卡奥泰坦,我最尊敬的领袖卡丽艾戈安卡罗服从您的一切命令。”

    刘健能从他们低垂的头颅下偶尔抬起的目光之中看到很多东西,那是恭敬是崇拜,更是恐惧,更是狂热。

    “他们在害怕我”刘健默默的想着,随即讪然。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在昨天的战场上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只怕是早就已经超过了正常人类所能够接受的极限了吧,怎么可能不感觉到恐惧

    感觉到恐惧才是正常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